中國張掖網
                时时彩买数字技巧

                                            微信 QQ空間 QQ好友 新浪微博

                                            您當前的位置 : 中國張掖網 >> 印象 >> 文化 《西游記》與張掖的文化淵源 來源:張掖盛華文化旅游    0 人參與互動 2018年10月08日 15:03

                                              張掖,古稱甘州。境內有巍峨的崇山峻嶺,也有廣闊浩瀚的大漠戈壁;有如畫似錦的綠洲,也有壯觀的冰川雪峰;有茂密的原始森林,也有碧綠的草原牧場;既具有南國風韻,又兼具塞上風情。“不忘祁連山頂雪,錯將甘州當江南。”這樣絕佳的詩句,是對張掖最好的贊美。它是古絲綢之路上商賈云集的重鎮,也是新亞歐大陸橋的要道,并且是甘肅省“甘”字的由來地。

                                              張掖位于河西腹地。所行之處,滿眼都是綠油油的小麥、玉米、水稻,金黃的油菜花,香甜的哈密瓜,秀美的山川,豐美的水草,新鮮的空氣……

                                              明代小說家吳承恩,這位淮安才子創作的《西游記》小說,主要講述大唐僧人玄奘西行取經的故事。20世紀80年代中期,《西游記》被改編成電視連續劇,從而形成了經久不衰的《西游記》文化熱,也引起國內外學者對《西游記》“雛形”的探求和解讀。

                                              2004年7月,張掖市大佛寺文物保護單位負責人首次對外公布:“經反復考證,一幅幸存于大佛寺內、絕不允許游客拍照的壁畫內容是《西游記》創作原型。”一石激起千層浪。張掖是玄奘取經路過的地方,西夏修建的甘州大佛寺壁畫形象生動地繪制了“西游記”故事,它比《西游記》小說問世還要早大約200年;在民間唐僧取經路過張掖的故事也廣為流傳;張掖地區一些古老的地名與《西游記》小說中的地名又不謀而合,比如高老莊、流沙河、火焰山、通天河…… “金張掖”的最初印記。

                                              張掖有著極為豐富的《西游記》文化資源。通天河、流沙河、高老莊、火焰山、牛魔王洞、晾經臺遺跡……這些都是傳說中《西游記》的印記。張騫、班超、法顯、玄奘等人,曾經踏著河西這塊富饒的土地,走向陌生的國度。他們是中外文化傳播的使者、友好往來的信使,為古老的中原大地打開了一扇又一扇傳播文明的窗口。來自西域的商人、學者、僧侶,也是披星戴月奔波于這條連綿數千里的寂寥古道,為我們的祖先帶來具有異國情調的物質和精神文化。這些顯赫的人物中,最有名的當屬玄奘。這位佛教唯識宗創派大師,從京都長安出發,經過涼州(今武威市),沿河西走廊出玉門關后一路西行。地處河西中隘的古甘州,自然是玄奘西行求法的必經之所。接著,玄奘又取道哈密,沿天山南麓,經新疆庫車、阿克蘇,翻越穆素爾嶺,穿過吉爾吉斯斯坦、烏茲別克斯坦、阿富汗,歷盡艱難抵達天竺,即今天的印度。前后經歷17年,行程5萬里,于公元645年返回長安。

                                              玄奘回到長安后,他取經的故事,便在河西走廊張掖地區民間不斷流傳、衍變。玄奘行程所經地域,從此便融入了更多的神奇和鮮明的地域色彩。自然,河西百姓的民俗文化、宗教理念、審美情趣、傳說故事,也是層出不窮。張掖大佛寺殿內的墻壁上所繪唐僧師徒西天取經的連環畫,便是明證。

                                              “你挑著擔,我牽著馬,迎來日出送走晚霞。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罷艱險又出發。”這首電視劇《西游記》的主題曲,早已耳熟能詳。此刻的我,坐在電腦前,正徜徉在文字的世界里,一邊傾聽這首不屈中稍顯悲壯的歌曲,一邊敘寫張掖與《西游記》相關的文化淵源。

                                              玄奘萬里迢迢的取經行程,要經受無數難以想象的艱難險阻,所以,在河西大地留下的許多取經遺跡和膾炙人口的取經故事在流傳過程中便自然而然地披上了十分濃重的神話色彩。玄奘赴天竺求取真經,發生在唐太宗貞觀年間。玄奘取經路上所經受的苦,所歷經的磨難,是不堪想象的。歸來后,其弟子辯機根據玄奘口述,將其在西域的所見所聞整理成了《大唐西域記》一書。玄奘的另外兩位弟子慧立、彥保又寫了一部《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記載了玄奘的傳奇經歷。玄奘西行求法,求取佛教真經,本來就是傳奇中的傳奇,他的弟子出于對師傅的敬仰,加之佛教故事本身也夾雜了一些神話和傳說,因而,此書將玄奘的取經過程描寫得極富傳奇色彩。這兩部出自玄奘弟子之手的著作成為后來民間大量創作取經故事的源頭和靈感。

                                              張掖大佛寺中的西游故事連環壁畫便是玄奘取經故事以《大唐西域記》為代表的真人真事。大佛寺始建于公元1098年,俗稱臥佛寺,是我國唯一一座西夏佛教寺院。安放在大佛寺內的釋迦牟尼臥佛,是我國最大的室內臥佛像。在漫長的歲月長河中,大佛寺曾經紅燭搖曳、香火鼎盛,這里曾有著古絲綢之路熙熙攘攘的人流,他們曾將大佛寺作為精神的寄托,潛心膜拜。千年的時空之中,大佛寺內那尊碩大的釋迦牟尼臥佛,不知聽到過多少蒼生的心靈隱語。臥佛殿佛壇的后壁正中,便是那幅驚世的西游故事連環壁畫。這幅連環畫為國內罕見壁畫,不僅僅是玄奘取經故事在河西留下的寶貴遺跡,也是西游故事與張掖關系的有力證明。整幅壁畫呈橫平式構圖,約13平方米。畫面由悟空大戰混世魔、悟空會觀音、圣僧恨逐美猴王、子母河八戒取水、悟空借扇息火焰、悟空大戰牛魔王、紫竹林悟空參拜觀世音、紅孩兒火燒悟空、觀世音甘泉活樹和嬰兒戲化禪心亂等故事組成。故事之間沒有明顯的連續關系,但又共同構成以“西游記”為主題的連環壁畫。

                                              關于張掖大佛寺西游故事壁畫的繪畫年代,近幾年來,盡管學者之間有著頗多爭議,但是大多數學者認為,該壁畫繪制于元末明初時期。如果這個說法正確,那么它比百回本《西游記》成書要早200年,這說明張掖大佛寺的西游故事連環壁畫就是《西游記》百回本小說的創作“雛形”。

                                              玄奘取經故事,雖然早在《西游記》百回本小說成書之前,就以民間俗講、說唱的藝術表現形式在社會上廣泛流傳。但是,從地域關系上來說,河西走廊自古就是佛教和其他西域文化的第一道消化中轉站,西域以及比之更遠的域外文化總是先在河西地區被初步漢化以后,才漸次傳向內地。因此,西域一帶零散的取經故事,首先演變為河西一帶的俗講,再到三晉大地的初級戲劇,然后才是中原內地的雜劇、平話等。直到晚明時期,市民文學開始逐漸興盛,淮安才子吳承恩便粉墨登場,在俗講、民間故事、傳說、雜劇、平話等基礎上創作了這部舉世聞名的奇書――《西游記》。

                                              在西游記故事的這種傳播過程中,河西重鎮張掖作為西域至中原的必經之地,必然成為西游記故事傳向中原的起始站,并留下諸多和《西游記》故事相關的歷史印記。這些印記后來傳至中原地區,才促使《西游記》成書。因此,張掖地區流傳的諸多西游故事便是《西游記》小說的“雛形”。

                                              《西游記》“雛形”石猴出世的傳說。張掖民間有這樣一句俗語:“石頭坷垃里蹦出來的。”“石頭坷垃”泛指石頭堆。如果也講出處,這句俗語應源于河西當地石猴出世的傳說。石猴傳說在河西是這樣講述的:話說西王母巡游天下路過祁連山時,因一時困乏,便坐在一塊紅黑間雜的花崗巖上小憩。因為當日適值西王母月經來潮,不知不覺中在巨石頂上滲進了些許經血。于是,這塊巨石便開始孕育,500年后,發育成熟,巨石裂開,“蹦”出了一個石猴。

                                              《西游記》小說中第一回描述美猴王出世時,說是東勝神州傲來國有座花果山,花果山山頂上有一塊仙石:“蓋自開辟以來,每受天真地秀,日精月華,感之既久,遂有靈通之意。內有仙胞,一日迸裂,產一石卵,似圓球樣大。因見風,化作一個石猴。五官具備,四肢皆全。”對比起來,祁連山石猴傳說和《西游記》小說中美猴王出世幾乎如出一轍。

                                              黑河與黑河妖孽張掖黑河發源于祁連山冰川,是灌溉張掖沃土的重要內陸河流。相傳,玄奘取經路過黑河時,天氣驟變,下起了冰雹。大圣趕忙給師父找了個躲避的地方,他一個筋斗翻到北山頂上,手搭涼棚,睜開火眼金睛往四下觀看,只見從山中一個黑洞里噴出一股股陰風,卷起河水,水汽又化作冰雹,潑灑向四方八面。正當此時,有一位老者來到大圣面前,他對大圣說:“佛家止步,這是無底洞,有進沒有出。洞中有個老魔頭,正在發怒。要吃七七四十九頭牛羊。”大圣說:“我們是到西天取經的僧人,哪來牛羊?”老人提起小銅鑼一敲,只見49頭大牛、49只花羊,即刻來到老人身邊。老人說:“我平生一心向佛,但沒修成正果,死難瞑目。在我氣數將盡之時,有幸遇上了玄奘大師。我把這些牛羊送給你們,但愿你們能逢兇化吉,順利西行。我死后,希望玄奘大師能在佛陀前為我祈禱。”老人說完,便把所有的牛羊趕入洞口。一會兒,云消霧散,紅日高照。玄奘師徒又開始上路了。

                                              數年后,玄奘取經回來,遠近的善男信女都來拜見。玄奘叫眾人在河水邊搭起土臺,他在土臺上念了三天三夜經卷,也為先前贈送牛羊的老人祈禱超度。正當玄奘念經時,老魔頭又從洞口吹出一股陰風,陰風吹散了經卷,有些經卷被吹進了河里,經卷在水里一經浸泡,河水全變黑了,黑水河因此得名,念經臺遺跡至今尚存。聽起來美好的傳說,雖然約略覺得有損大圣的威名,但是,它卻和《西游記》中關于“黑河妖孽”的情節片段息息相連。

                                              經歷了千年風雨蕩滌的黑水河,還是那條咆哮的河,只是河岸的路已經成了老路,樹也成為古樹。這老路上除了“黑河妖孽”的傳說,還存有廢棄的古城嗎?即使是斷壁殘垣。也許,那老路就是古老的黑水國遺跡,也許,玄奘當年就從此路經過。

                                              《西游記》小說中,玄奘取經途中,共計經歷了九九八十一難,對極具破壞力的自然災難描述尤為突出,比如流沙河、黑水妖、黃風怪、火焰山。提起黃風怪,小說在第二十一回講黃風怪縱風時是這樣敘寫的:“望著巽地上,把口張了三張,呼的一口氣,吹將出去,忽然間,一陣黃風,從空刮起。”“冷冷颼颼天地變,無影無形黃沙旋。穿林折嶺倒松梅,播土揚塵崩嶺坫……一輪紅日蕩無光,滿天星斗皆昏亂。南山鳥往北山飛,東湖水向西湖漫。”有研究《西游記》的學者說,其實,這黃風怪就是我們今天西北常見的沙塵暴。

                                              《西游記》中的高老莊,位于張掖市肅南裕固族自治縣,是一座魏晉時期的古城堡,豬八戒就是在這座城堡里被玄奘收為弟子的。高太公的女兒,因此才得以脫離苦海。后來,求功心切的豬八戒終于在流沙河一展身手,和沙悟凈大戰了三百回合。其實沙悟凈早已經觀音菩薩點化,在流沙河拜玄奘為師,從此跟隨師父曉行夜宿,心無二念。不打不成交的八戒和沙悟凈,終于能夠在取經途中,患難與共。

                                              《西游記》中流沙河的“雛形”便是流經甘州的流沙河,也叫“大沙河”。張掖臨澤縣板橋鎮以北的山坳深處,還有傳說中的牛魔王洞。傳說,此洞是鐵扇公主和牛魔王的愛巢。洞旁有一座廟宇,稱“牛魔王廟”。明朝萬歷年間整修,清朝乾隆年間又續修,廟墻上畫有玄奘西天取經故事圖。

                                              “徑過八百里,亙古少人行”的通天河,同在張掖地區臨澤縣境內。據說,通天河的水勢,依舊洶涌。傳說,玄奘當年是被通天河的大金龜馱著渡河的。當渡到通天河中心之時,大金龜突然口吐人語:“請高師到西天見到如來佛時,問一問佛祖,就說我已靜修1300多年,何時才能脫離龜身,成為人身。”傳說中大金龜的話語,令人動容。魚兒山位于肅南縣皇城鎮西30公里處。傳說,大鬧天宮時玉帝派二郎神捉拿孫悟空,悟空戰二郎神不過,先后變化為鳥、魚、雞等動物與二郎神斗法,均被二郎神識破,悟空便一路疾奔到了廟溝(皇城南10公里處),變作一座山神廟,終逃不過二郎神的追打,于是經過一場惡戰,在哮天犬的幫助下,二郎神終將悟空捉拿,從此便有了鸞鳥山、魚兒山、雞冠山、二郎山和黑狗口等皇城地名。

                                              肅南縣是“西游記”文化元素相對集中的地方。這里還有諸神居住的南天門,悟空被壓500年的蓋掌達坂,白旗山因為李靖指揮天兵天將捉拿大圣而得名,和西海龍王相關的紅山……位于高臺縣城西15里處的西極寺,又名晾經臺。它是傳說中玄奘從西天取經東返時的晾經臺。起因是,觀音菩薩知道玄奘此次取經,要度九九八十一難,當時已度八十難,尚差一難。師徒四人興高采烈地帶著佛經路過此地,在過羊褡子河時,浪高水急,白龍馬馬失前蹄,所馱的經卷全翻進河里。這時悟空施展法力,把掉進河里的經卷全部打撈上來,但經卷已經被河水淹濕了。師徒四人找到一處高臺地,翻曬晾干了經卷。當地百姓據此稱其為“晾經臺”。后來,晾經臺上還修建了廟宇,廟宇內有一副楹聯:“臺雖不高,縣名由此而定,寺本甚大,圣經賴以保存。”它無聲地敘說著高臺縣名的由來以及晾經臺和《西游記》的淵源。

                                              高臺縣境內還有合黎山,就是傳說中的火焰山。合黎山山間怪石嶙峋,赤壁千仞,土石赤黑帶紅,寸草不生,傳說玄奘取經路過河西走廊到火焰山(合黎山)前,齊天大圣用芭蕉扇扇滅了熊熊燃燒的大火。在大佛寺壁畫上,也能看到悟空煽滅火焰山大火的畫面。

                                              從西游記故事的傳播,到張掖民間傳說中和《西游記》相關的印記,再到張掖地區眾多和《西游記》一致的地名,我們能清晰地看到張掖有著濃縮版的《西游記》文化記憶,《西游記》也藝術化地再現了張掖的這些文化元素。所以,可以確信地說,《西游記》的創作“雛形”就在張掖!

                                             

                                             

                                            編輯: 張玉茹

                                            最新相關新聞

                                            張掖網絡警
                                            察報警平臺

                                            公共信息安
                                            全網絡監察

                                            經營性網站
                                            備案信息

                                            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甘肅省精神
                                            文明建設網